There are no homosexuals in Iran


-
by Laurence Rasti
 
 
In Iran , we don’t have homosexual, like in your country. (和你們的國家不同,我們伊朗境內沒有同性戀。)
–––– 伊朗前總統 2007.9.24(哥倫比亞大學)
 
 
大部分出現在這本書當中的人物都沒有臉部的特寫,因為國家偷走了他/她們的臉。
 
在伊朗,身為同性戀的結果是面臨死刑的判決,或是必須選擇改變生理性別的性徵。世界上每個國家對性的恐懼的程度不同,有些國家已接受同性戀者的婚姻,但以伊朗來說,這裡全力地透過男性掌握性的權利,其他的性別則在心靈上與身理上無法自由自在地展露出自我、也別提被認同。而同性戀者在這個國家的恐懼與威脅有部分來自家庭,有些家庭成員甚至會逼迫他們接受藥物治療,或是將他們囚禁在家中;如果與台灣的處境相比,伊朗目前的狀況是我們無法想像。
 
《There Are No Homosexuals in Iran》一書收錄伊朗藝術家Laurence Rasti與其他人的訪談紀錄,內容談及何時知道自己是同性戀,話題觸及家庭的影響;也談到土耳其的一個小鎮德尼茲利(Denizli),數百名伊朗同性戀「難民」躲避在這裡生活,表面上他們可以在這個小鎮自由地生活,但是現實的問題其實無法改變;他們談到自己的親身經歷,在各種形式的暴力逼迫下,他們選擇出走,離開自己的國家城市,選擇在模糊的邊界下,找到稍微可以安置自己的地方。以這些人的經歷來說,身在這種不確定的處境下,匿名的確是最好的保護自己的方式,但匿名即代表著一種隱藏與壓抑,那種無法達到內在的自由與認同,他們在心裡吶喊的聲音,終究難以被聽見。
 
在書中的照片,幾乎所有的場景都是很日常的表現,像是街道旁、玫瑰花園、森林裡、有窗戶的房間、沙發等等;而人物的部分,幾乎看不到完整的臉孔,或是以扮裝的方式凝視鏡頭,他們的肢體動作和其他人一樣,會想要擁抱、會想要親吻,有時看似孤身無奈地好像陽光與時間都因此為他們停留,感覺他們的每一天都是漫漫長日;也因為看不清臉孔,除了臉孔以外的外在部分顯得很模糊也很中性,讓觀者不能很明確地給予性別的認定。Laurence Rasti試圖透過攝影的方式,輕柔地捕捉這些人的身影與他們的脆弱,似乎期望藉著觀者的凝視,去思考身份定義與關於性別的認同等題目。
 
1990年出生於瑞士的伊朗家庭, Rasti在瑞士就讀ECAL(洛桑藝術學院)主修攝影,她的創作特別關注在性別與主個體的身份認同,來自伊朗的原鄉背景、加上在瑞士成長的綜合經歷,讓她擺盪在這兩者文化之間,嘗試去解析性別與權力在社會中被定義的樣貌。

 
出版:Edition Patrick Frey
開本:19x25公分
頁數:156頁
年份:2018年2刷
語言:英文


$2,050
購買數量

加入購物車